非典型亲密关係:推翻以「忠贞」为核心的单偶制,世界未必会大乱

2020-04-14
[导读 ] 半年前,笔者曾在LINE群组收到了一篇文章,作者自称「把妹教练」主张「渴望开放式关係是因为你跟对方都没自信」、「条件不好的人才嚮往!」该群组是一个以「非典型亲密关係」为主题的群组,如果你以为大家会因此……

半年前,笔者曾在LINE群组收到了一篇文章,作者自称「把妹教练」主张「渴望开放式关係是因为你跟对方都没自信」、「条件不好的人才嚮往!」

该群组是一个以「非典型亲密关係」为主题的群组,如果你以为大家会因此爆炸那就错了!「但我觉得我条件不差,满有自信的阿」群组中的小橙率先答覆。

伴随非单偶制恋爱关係形成一股讨论热潮,误解与抨击也四起。作为刚开始尝试新型态亲密关係的实践者,笔者希望透过个人生命经验来尝试刻画恋爱风格的多元可能,企图建立除了单一关係模板外的想像空间,同时,面对外在的污名,自我又是如何进行思辩、产生认同。

越来越多地方都可以见到知情同意的非单偶制聚会和大量参与者的蹤迹,新型态亲密关係究竟是个人的偏差,还是普遍存在、却不被承认的情感模式?推翻以「忠贞」为核心的亲密关係系统之后,世界真的会大乱并走向毁灭吗?

辣台妹聊性别希望透过「合意非单偶制」实践者的告白与解惑,来聊聊「知情同意的非单偶制」、「开放式关係」,以及笔者实践的「多边恋」等非典型关係究竟是什幺?希望藉由书写与讨论,能够一定程度上消减非典型关係的污名,也对于现今保守势力做出回应。

我的多情,我的罪恶?

笔者为异性恋女性,大约三年前,有一位长期单恋的对象「凯」,随着时间流逝没有发展出更近一步的亲密关係,而逐渐疏远,而后遇见了走入交往关係的对象「靖」。

与靖交往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仍然时不时会思念凯,贪恋着最后一次通话时的嬉闹、想着上一次难过时他的陪伴——他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人。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认为我是个婊子,没错!我当时的自我认同的确是如此认定。

对当时的我来说,情感教育在我身上还是有成功地植入,正因知道真爱的道理是「如果够爱一个人,眼里不会有第二个人」,当眼里浮现他人的身影时,我想或许我不够爱靖因此提了分手。在「真爱唯一,唯一才是真爱」的逻辑之下,「精神出轨」代表我不够喜欢靖,也否定了我对靖的感情。

分手后,我时常想,「我真的不喜欢靖吗?」「嗯⋯我是喜欢的!」那为何我仍放不下凯?当时的我认为,如果我无法做到一次只喜欢一个人,肯定是这两个人我都不够喜欢、还想玩,还没有到想定下来的年纪。

依循真爱的逻辑,我下了一个结论:「我还没资格爱人」,也因此自我放逐许久而不敢进入新的感情关係,只因不愿自己成为那把划破对方真心的利刃。

单偶伴侣外的美丽新世界

约在两年前,意外地在网路上看见「多边恋」一词, 文章中简短地写着「在知情同意的状况之下,个人被允许拥有两个或以上的伴侣」,好奇之下搜寻了相关的文章,这成了感情生活的转机,自封已久的情感地窖中找到一丝出路——这可能正是我所嚮往。

开放式关係和多边恋均属于「知情同意的非单偶制」的一种形式,两者都建立在双方坦诚的状况之下,任一方都拥有与第三者发展亲密关係的自由。

两者的差异之处在于,开放式关係为「伴侣同意彼此可以发生与对方无关的『性』关係」,多边恋则被定义为「同时『爱恋』多人,不具独佔性,且诚实、负责、道德的哲学和伴侣关係。」

「知情同意的非单偶制」,是一种涵盖任何形式并允许同时拥有多个伙伴的关係,当中的关係包含多种风格,如换偶、开放式关係和多边恋等。儘管还没有对一般人群进行具体调查,但根据估计,在北美,西欧和澳洲,约有4%至5%的人们採取了知情同意的非单偶制。

大众的爱情观,以及爱情观形成的背景

认识新型关係之后,笔者试着检视自我对于爱情的认知,以及为何会有这样的认知。

在前几段恋情中,可以自信地说自己是个「严格的一对一者」,无论是对自身或是对方均以最遵守世道的方式经营,自身从未有出轨和试图出轨的经验,而对方真心与否总是能从几个「线索」来观察,例如是否为我和其他可发展对象断绝关係、是否性忠贞、前任打来时是否有拒绝等。

从小我们都被教育要追求「好」,而所有的关係当中那个唯一「真爱」才是「好」的,追求真爱成为现代人的信仰之一,对我也不例外。在关係中,我像个侦探一般,时时刻刻透过检视那些被认为是「真爱的线索」来确保自我正在走往真爱的道路之上。

这样的认知与检视线索是如何形成的呢?从华人大众文化中的爱情脚本来看,我们的影音作品如何呈现爱情?我们如何辨别真爱?

首先,在脍炙人口的电视剧《犀利人妻》中的郝康德说「三个人的关係,实在太拥挤了......」;《我可能不会爱你》中的「有时候我觉得那就是我的人生,一直在等待,那个提领我的人。」

从KTV必点热门情歌来看,《新不了情》的「爱你怎幺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暸」;《屋顶》中「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在屋顶和我爱的人。」

而在西方文化中,无论是迪士尼中王子公主幸福美满的一夫一妻结局,抑或是电影《手札情缘》中「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均预设了爱情终点只会有「人」而非「人们」在等待你,且两个人的伴侣关係才是较适合的。

我们是否可以设想上述的台词中「你」字均换成「你们」故事的剧情将会如何发展?此外,除了爱情名言之外,文本当中主角的贴心举动、为了元配甩开小三、因违反了性忠贞而破碎的关係,更是成为人们「爱情脚本」的重要参考。

在这样的文化论述中成长,儘管爱情被以许多样貌装饰着,仍跳脱不出扁平的一对一框架,在真爱等同于一对一的伴侣关係才是最合适的逻辑之下,辨别出真正「最」爱你的人也成为多数人们人生的重要课题。

潜在社群中的深海鱼

去年七月,我加入以开放式关係为核心的社群,当网路上所看见的关係风格转为活生生的人伫立于眼前时,不可否认令我震撼许久。

许多新颖的名词也在这时候进入我的脑袋之中,例如:主要伴侣、次要伴侣、伴侣的伴侣(Metamour)等。在一对一的伴侣当中伴侣不会有主次之分,更难以想像伴侣的伴侣是何等可恶的存在——你可以想像你向朋友介绍你男友的男友并说「嘿!这是我伴侣的伴侣」的场面吗?

起初,我相当好奇,究竟这种关係的实践者是如何沟通、达成共识,潜水在社团许久后我发现,实践者们比起「浪漫爱」追求牺牲奉献、忠贞和一生一世的爱情观,更偏好「汇流爱」中强调纯粹关係是了解对方的特质、重视互相沟通协商,以及「自由爱」的相信人们能够拥有任何形式的爱情。

社群中最常被询问到的是不安全感和嫉妒问题,答来答去总是不离「相爱并不等于合而为一」。捨去了合而为一的想像,为对方的情绪、嗜好而牺牲奉献不再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社群里的成员「小冰」举了自己曾和伴侣沟通的方式:「那天的状况让我觉得有点不太舒服,但这不代表你有义务为我改变。不过,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聊聊或许能够让我找到一些渡过情绪的方法,我会很开心。」

放下真爱是「半个圆加上半个圆成为一个『完整』的圆」的期待后,人们不再需要受到因削减个人主体而来的疼痛。

去除掉既有框架的关係风格,更是多边恋社群成形的重要因素:跳脱以往封闭一对一关係中许多的「潜规则」——该做/不该做、正常/不正常之外,实践者们拥有更多的弹性能够在关係中提出自己的需求和界线,从而形成共识。

举例而言,最常见的封闭式关係的「性出轨」,可能是因为一方需要新鲜感,或者性需求量较大无法从伴侣那获得满足。然而,性需求无法满足的那方,往往被给予低劣的评价,甚至可能否定了他对关係的付出,而被描绘为受性器摆布的淫兽。

此外,我们也很难控制爱得浓烈或平淡、爱得多或少,「情伤」便是人们无法克制情感强度的最好证明。既然爱情不能控制强度,那为什幺人们以为可以控制数量?若人的慾望、感情是难以固定、锁死在一个人身上,如同笔者面对凯和靖同时都有感情——「无法控制的」,那我们真的有办法去承诺感情的单一与忠贞吗?

扬弃既有的感情框架之后,坦诚面对真实的情感不再是件需要逃避的事,实践者们透过更多的协商与沟通,来创造伴侣间专属的感情模式。

实践不简单,但自我的轮廓将逐渐清晰

在长时间解构、摸索以及在社群内观察之后,我对于多边恋的认同更加明确且笃定。然而,这种嚮往并非因为认同自己是多边恋,刻意地维持着两个伴侣以上的关係。

而是,如果年老的尽头是歇息在一座沙滩上,比起两人的画面我更加嚮往多人的伴侣家庭模样;这种认同更像是一种因为明白「情感是无法控制的」且承认我的「多情」,而不愿削足适履地塞进任何僵化的亲密关係框架。

去年底,第一次实践多边恋关係,同时与两位我欣赏的男性谈着恋爱。身旁朋友最常询问的是「那他们知道对方的存在吗?」「是的,知道。」在暧昧的最初期阶段,我便表明了多边恋认同者的身份,如果双方都有意继续往前走,那许多面向是需要耐心沟通、协商。

这不是两段一帆风顺的恋情,两位伴侣儘管知情同意对方的存在,无法否认的是我们仍然有许多嫉妒和安全感的议题需要解决。儘管最后因许多原因均以分手收场,但这丝毫无减弱我对于多边恋者的认同,就像大多数异性恋不会因为分手而怀疑自己是不是其实不适合跟异性交往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问我,在这两段关係中快乐吗?答案很明确「是的!」我的两位伴侣个性、兴趣相差甚远,一位喜欢自然,因此我们时常一同郊游、爬山,满足了我喜欢到处溜哒、发现新景色;另一位伴侣喜爱阅读,总是能比我早知道最新的书籍,我们时常一起谈论社会议题、新闻,满足我关心社会并需要找人讨论的需求。

许多人可能会思考,那找到一个同时有这些特质的人不就好了,啊!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所谓的一百分情人呀!在这种情况下,要嘛改变对方要求他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要嘛只能隐忍自己的某些嗜好、兴趣,进入一种因为爱你所以愿意放弃这些兴趣,所谓牺牲奉献的境界,而这正是多边恋企图解决的状况——不再执着从一个人身上获得所有的满足。

当婚姻法成为唯一真理:主流单偶制仍难以撼动

在同婚议题讨论中,保守派时常强调婚姻法「一夫一妻」符合人类「最自然」的样貌,拥护同婚的人批评这样的婚姻法将亲密关係中的性别认同、性倾向单一化。

然而,在非典型亲密关係者的眼中,不论支不支持同婚,其实都巩固了「单一的亲密关係风格」——同志在试图拆解所谓传统婚姻框架中的性别时,却也固化了婚姻中的一对一的框架。

此外,当伴侣盟提出「多人家属」的家庭关係时,保守势力攻击此法律将会进一步合理化多角关係,伴侣盟强调此制度不会导致多配偶的发生。对此,社会学者吴嘉苓在《解套》一书的书评中感慨,在这些攻防辩论中,即便在拥护同婚的阵营之中,台湾几乎没有出现支持多配偶制的论述。

当代社会将婚家体制视为正统,但当我们回过头来思考这些制度存在的意义,会发现这些原先设计来服务社会需求的制度却反过来控制社会、塑造人们的样子。以亲密关係来说,当一对一关係变得过于强势,便反过来否定了人们真实的、流动的情感与经验。

笔者曾访谈过一对夫妻,丈夫为妻子的初恋,结婚多年后妻子认为自己从未有机会尝试和别人约会、认识新朋友而感到遗憾,因此彼此协议进入开放式关係,之后妻子认识了一位身心灵都相当契合的对象。

在丈夫知情与同意的前提之下,三人进入多边恋关係,却因通姦罪存在使得这三人关係形成权力不对等。为了让妻子能够放心去约会,先生提议离婚但继续维繫关係。人们或许会质疑,可能是先生纯粹想离婚吧!并不是这样的,离婚之后先生不只活跃于关係中,随着又加入了一位新的男伴,四人成为伞状的多边恋关係(以妻子为核心),先生甚至时常作为关係中的协调者负责调解纷争。

婚姻法设立的初衷应该是为了服务人们的情感关係,给予不同面向的保障,然而,其扁平且单一的想像却反倒否定了这四人的关係,甚至有权以刑罚「惩罚」人们自然的情感状态,这样的情形不只使人们的多元状态被否定,更让社会制度获得定义人类样貌的权力。

结论

如果爱一个人是不捨得让他难过,同样的,是否爱一个人也应该会希望他获得最大的快乐——儘管快乐是建立在与第三人建立关係也是。

如果说多边恋的实践者是因为没自信,才不敢牢牢地抓住某个人,仅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见伴侣与其他人暧昧,那是否也可推论一对一伴侣实践者才是真正没自信的人,因为害怕自己落入持续竞争的场域,不相信在只能取得一位胜利者时自己能拔得头衔,因此仅能以控制、佔有、牺牲奉献和一生一世来获得长期稳地的安全感。

越自然的事越不需要再三强调,强调成为道德、规範或形塑成意识形态,是否代表其越困难达成?如同威权国家在四处贴满了民主、自由之标语和政府再三宣导禁止酒驾。

当一种特定的关係样貌不断地被重複论述、提及忠贞的重要性时,是否也代表着正是因为其违反人类的感情而需再三叮咛、刻意遵守?

作为一名刚从严格的一对一实践者刚转向多边恋实践者的我来说,无论是个人的倡议行动或是担任组织志工,持续无酬进行倡议并不是为了诋毁浪漫爱、抨击单偶制,而是希望人们能理解到,在亲密关係风格的领域之中也能有多元样貌存在。

没有哪种亲密关係是最棒的,当人们均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关係风格,才是重要的。这篇文章希望介绍非典型关係的实践给读者认识,也希望藉由更多的对话与理解,去除掉加诸其上的污名,摆脱主流关係想像的单一与强制性。

参考文献Christopher, R., & Cacilda, J. (2013)。乐园的复归?:远古时代的性如何影响今日的我们 (谢忍翾译)。新北市:大家出版。 (原着于2010出版) [Christopher, R., & Cacilda, J. (2013). Sex at Dawn. (R. X. Xie.). New Taipei City, Taiwan: Common Master Press Publishing.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2010)].Polyamory UK COMMITTEE. (2019). Polyday 2019.Franklin. V., & Eve, R. (2014). More Than Two. Portland, Oregon: Thorntree Press.Franklin, V., Cherie, L. (2006), Polyamory 101. More than two.Giddens, A. (2003)。亲密关係的转变:现代社会的性、爱、慾 (周素凤译)。台北市:巨流。(原着于1992出版) [Giddens, A. (2003).The Transformation of Intimacy: Sexuality, Love, and Eroticism in Modern Societies. (Z. F. Zhou.). Taipei City, Taiwan: Chuliu.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1992)].Habermas, J. (1989).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f the Public Sphere, MIT Press. (pt. V)Jennifer, M. (未知),Polyamory – Future Global Relationship Option? Academia.Janet, W. H., & Dossie, E. (2019)。道德浪女:多重关係、开放关係与其他冒险的实用指南(第三版) (张娟芬译)。台北市:游击文化。 (原着于2017 出版) [Janet, W. H., & Dossie, E.(2019). The Ethical Slut: A Practical Guide to Polyamory, Open Relationships, and Other Freedoms in Sex and Love(3rd Edition). (J. F. Zhang). Taipei City, Taiwan: guerrilla publishing.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2017)].South West Love Fest (2019). A Conference on Relationships, Identity, Community & Ethical Non Monogamy.波栗打开开资源网吴嘉苓 (2015)。看见亲密多样性:鬆绑情慾与家庭[电子板]。台湾社会学刊,第57期,页173-185。何春蕤 (1994)。豪爽女人:女性主义与性解放。台北市:皇冠。许欣瑞 (2013)。同志开放/多重关係中的诚信与语言实践策略。辅仁大学心理学系,新北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