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用科技监控你上班,合法还违法?法律那条线画在哪,老闆、员

2020-04-24
[导读 ] 监控技术日新月异,但应用在职场上,是会带来生产力的提升还是造成反效果?监控技术日新月异,但应用在职场上,是会带来生产力的提升还是造成反效果?在劳权意识普遍提升的已开发国家职场,雇主怎么做才不会碰触到……
公司用科技监控你上班,合法还违法?法律那条线画在哪,老闆、员 监控技术日新月异,但应用在职场上,是会带来生产力的提升还是造成反效果?

监控技术日新月异,但应用在职场上,是会带来生产力的提升还是造成反效果?在劳权意识普遍提升的已开发国家职场,雇主怎么做才不会碰触到职场监控的法律底线?

监视公务信件、员工电脑网站浏览纪录,或者要求员工出差时安装 GPS 软体,以追蹤员工是否「开小差」。这样的「职场监控」对提高企业生产力有帮助吗?

生产力提高了,却拉低员工对主管认同

持正面观点者认为,电子式的职场表现监视(electronic performance monitoring, EPM),能保障公司财产安全无虞、提升员工产能,甚至发现效率最佳的员工。例如《纽约时报》就曾报导美国一间 Bread Winners 餐厅,利用影像监控软体侦测服务员窃盗行为,同时分析出最有效率的外场员工,并给予升迁奖励的例子。

而对 EPM 持保留态度的也不少。爱尔兰里默瑞克(Limerick)大学心理学教授 Aisling O’Donnell 认为在高度科技监控的工作环境下,「虽能提升生产力,却会降低员工对主管的认同度」,员工更倾向将主管视为「圈外人」而非工作伙伴,并因此不愿提出分外的工作协助或创意性想法。

三千人大调查:愈年轻愈难接受

职场监控的效果似乎莫衷一是。但根据调研网站 SurveyMonkey 今年八月针对近三千名办公室受雇者的调查,可以很明显看出「世代差异」为员工是否接受职场监控的重要因素。

在年轻组( 18~34 岁)的受雇者中,只有 55% 认为职场科技监控是「合宜」的,而在中高龄组( 35~64 岁)间,认为合理的比例提高为 66%。此外,年轻组中有 57% 会「因知道被监控而改变行为」,比中高龄组多了三分之一,凸显了新世代对于职场伦理与个人隐私的权重转变。

但另一方面,监控的压力却未必仅来自于企业,也可能来自顾客──例如常见的「厕所清洁度评分表」,便是让使用者以出入口的平板电脑,来对环境整洁评分(通常做成选择吉祥物的笑脸与哭脸),这类型的变相「监控」,可能提升清洁人员的打扫成效,却可能导致工作伙伴间的猜忌不信任。此外,非典型雇用(如外送平台)所使用的 App 远端控管,所导致的抢快、抢单,甚至发生人身安全疑虑的情况,也时有所闻。

私人脸书也要开地球分享工作?公私领域模糊地带惹争议

而一旦监控範围延伸至公私领域的模糊地带(如员工的个人脸书),议题又更加複杂。例如:直销主管能用部属 Facebook 的社群声量及活跃度,抑或是否经常分享产品贴文,来决定晋升资格吗?无论这种情况是否发生,我们都将可能对「贴文开地球」这事逐渐失去信心。

即使不谈先进的 AI、社群网路监控,是否可能把职场变成欧威尔式的「老大哥」世界,或高夫曼的「全控机构」,在数位科技的不断进步下,无论是雇主或员工,都要了解「什么程度的监控算是合理、合法」的问题。

怎样的监控算是合法範围?雇主不可不知的法律界限

长期关注高科技劳动问题的「台湾电子电机资讯产业工会」祕书长林名哲表示,在职场监控议题上,企业方主要可以《营业祕密法》主张监控权力,并充分告知的前提下,针对员工的公务行为,在公开的工作场域进行监视。但「明确的目的性」、「公开性」和「公务关联性」是必要前提,若是在如厕所、员工休息间等封闭场域安装侧录、监听等设备、则可能触犯刑法315-1条「窃听他人非公开之活动、言论、谈话或身体隐私部位」之条文。

此外,林名哲也表示,虽然公司针对员工在社群网路上的言论,或实质行为(例如参加政治游行、参与工会组织),而进行晋升的排序考虑,因难以举证,的确无法可管,较可能形成职场「 潜规则」;但 若基于上述因素,而明确造成员工实质工作权受影响(如扣薪、减班或开除),就违反了就业服务法的反歧视相关法条,需面临行政裁罚。

然而,即使有上述规範,现存的法律亦难以含括科技监控的所有面向。例如,媒体、新创或直销工作,往往与个人在「非工作领域」的人脉、行为或言论高度相关(例如在个人脸书评论重大事件),公私领域难以切割。未来如何将上述情境纳入考量,并保障雇主与员工双方权益,将是立法者努力的方向。

(本文出自未来商务产业焦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