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

2020-04-30
[导读 ] 林廷辉   最近推荐了左岸出版社翻译的一本专书,书名是《库克船长与太平洋:第一位测绘太平洋的航海家,1768-1780》(James Cook: The Voyages),原着图文并茂,出版社也不惜成……

林廷辉   

最近推荐了左岸出版社翻译的一本专书,书名是《库克船长与太平洋:第一位测绘太平洋的航海家,1768-1780》(James Cook: The Voyages),原着图文并茂,出版社也不惜成本,以彩色印刷呈现出两百张珍贵的图片史料,欣喜国内研究太平洋岛屿的素材又增添一例之际,传来索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的噩耗,没几天,另一个号称海洋国土面积和美国一样大的吉里巴斯也与台湾断交,太平洋上原本中国存续八个邦交国【其中库克群岛(Cook Islands)和纽埃(Niue)非联合国会员国】,台湾存续六个邦交国的平衡局面被打破,心情与翻阅专书至库克船长遇难于夏威夷群岛该页一样,极为沉重;不过,库克船长带领的三次航行,却领着英国势力进入太平洋,其后更与法国及德国等列强瓜分太平洋政治势力範围。

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 (一)冷战时期及李登辉总统执政时期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49年成立以来,无时无刻都想消灭中华民国,在国际社会尤甚,挖光台湾的邦交国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冷战时期,台湾的外交战略採取「汉贼不两立」,自1971年台湾退出联合国后,台湾的外交节节败退,而在太平洋上第一个接受台湾,并愿意给予相互承认的是东加王国,1976年台湾在东加王国设立了大使馆,成为台湾推进与太平洋岛国关係的重要据点。

由于1970年代独立的太平洋岛国并不多,属于外交界的处女地,但由于接下来国际社会非自治领土独立浪潮,中国随即展开拉拢新独立国家的动作,太平洋岛国顿时成为重心。不过,原本在战后就掌控太平洋岛国的纽西兰与澳大利亚,对于中国与台湾在太平洋上竞逐邦交国,增加援助之作法一向感到不满,因为此举将使纽澳援助太平洋岛国的预算也必须相对增加,方能有效掌握岛国情势。

1988年,蒋经国总统辞世,李登辉继任总统以来,面对国内民主化与国际冷战结束的两大潮流,内外压力之下,遂提出「务实外交」的外交路线,希望在国际对抗和缓的大局势中,争取台湾的外交空间,同时将台湾问题国际化,藉此对抗中国的压力。和过去「汉贼不两立」之政策不同,理念上主要在于两岸能够在国际社会「併立」,愿以较弹性的模式进入国际组织与参与国际活动,李登辉等首长们打破惯例,走访无邦交国家并积极推动参与联合国。由于外交手腕上较具弹性,加上台湾经济及政治此时也有重大成就,一时之间,确实为台湾的外交注入了新的活力。

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太平洋岛国地图。(图:网路)

1.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会后与友邦的对话会议

台湾的务实外交也扮随着台湾经济的起飞,加上1989年中国发生天安门事件,在国际社会刻意在经济上孤立中国的环境下,台湾推动对外仍有一定的空间;不过,1992年台湾虽然首次被邀请参与「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s Forum, PIF)峰会后的对话会议,但台湾参与过程并非顺利,至今,台湾仍未被完全承认是一个正式的对话伙伴,但台湾外交部次长通常在年度峰会召开之际,可以率领代表团至任何主办国,参与「台湾与太平洋岛国论坛国家台湾友邦的会后对话会议」,中国方面则是经常加以阻挠。儘管如此,台湾仍积极寻求与「太平洋岛国论坛」进行合作,也捐赠经费支持太平洋岛国与区域组织各种相关计画。这也意味在北京反对之下,「太平洋岛国论坛」仍在利益上与台北维持某种层次的关係。

1993年,李登辉总统提出「南向政策」,试图透过投资东南亚国家,转移台湾对中国的投资与依赖,因此与东南亚国家强化政治与社会关係,此际,与太平洋岛国强化关係亦为李登辉政府重要外交政策,拉拢岛国的外交工作不断进行,例如巴布亚纽几内亚及东加王国两个个案,是李登辉政府执政时期经营太平洋岛国最受瞩目的外交事例。

2.1998年台湾与东加王国断交案  

1997年,东加王国国王杜包四世(Tupou IV)访问台湾,这是他在位期间第八次的正式访问,访问过程中承诺支持台湾,强化两国关係,其基础是追求自由与民主,维护国际正义与和平。不过,虽然国王及其最大的儿子均支持台湾,但唯一的女儿所经营的卫星事业,需要中国支持,而中国开出的条件即是东加王国必须与台湾断交,由于国王对其女儿言听计从,,杜包四世决定与中国建交,与台湾断交,亲台的总理及外长(国王大儿子)辞职以示抗议国王此一决定,国王的最小儿子则接任总理兼外长职。在李登辉执政晚期,台湾确实在太平洋上遭遇两次重大外交挫败。

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太平洋上第一个接受台湾,并愿意给予相互承认的是东加王国。图为中国于东加王国所投资的银行大楼。(AP)

3.1999年台湾与巴布亚纽几内亚建交胎死腹中案

在巴布亚纽几内亚方面,,中国与巴布亚纽几内亚建立了外交关係,华裔陈仲民(Sir Julius Chan)时任副总理,积极推动两国建交案;1980年11月,中国驻巴布亚纽几内亚大使馆正式开馆;1988年4月,巴布亚纽几内亚亦于中国设立了使馆,并派常驻大使。1978年10月、1990年4月、1993年1月、1994年7月,陈仲民曾四次访问中国。

然而,在1997年底,史凯特(Bill Skate)接替陈仲民当上总理,受到1998年东加王国与台湾断交的刺激,台湾外交部于是运作新任的巴国总理与台湾建交。,巴国与台湾在台北签署了建交公报,为此,中国随即提出强烈抗议。此时,陈仲民虽然已经下野,但在政治上仍有其影响力,同时在澳大利亚的支持下,陈仲民表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史凯特与台湾当局不知廉耻,违背巴国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签署了建交公报,这完全违背了巴国政府一贯以来所作出的执行『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破坏了巴中人民友谊!史凯特是历史罪人!」

7月7日,史凯特在国会通过不信任案前主动宣布辞职。7月21日,新任总理莫罗塔(Mekere Morauta)表示,与台湾的建交案并未遵循「正常程序」,宣布撤回这项建交案,澳大利亚在此时也向莫罗塔承诺追加援款,北京此时也愿提供1,000万美元,1999年巴布亚纽几内亚与台湾短暂建交,随后撤案。

(二)陈水扁执政时期   

2000-2008年在陈水扁总统任内,中国对台湾展开激烈的外交竞争。双方互相争取对方邦交国的承认,当中在太平洋上牵涉到的国家包括吉里巴斯、诺鲁、万纳杜、巴布亚纽几内亚等国。

从台湾的立场来看,太平洋岛国的外交承认是争取生存的一环。地缘上的邻近性、原住民族南岛语系的亲近性,也是台湾希望与大洋洲交往的原因。除了外交上的考量,台湾追求太平洋地区的海洋与渔业资源,也是与太平洋国家交好的重要原因之一,例如,辜宽敏先生的辜氏渔业与马绍尔海洋资源署合作,高雄庆富造船厂投资协助该国建造船坞、蔡定邦的丰国水产股份有限公司在巴布亚纽几内亚等地的入渔与投资等,为太平洋岛国重要合作伙伴。

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图为2018年太平洋岛国论坛。(devpolicy.org)

1.2002诺鲁断交案,陈水扁总统提出一边一国,2005年复交

至于诺鲁,2002年在诺鲁总统哈利斯(Rene Harris)主政下,中国允诺提供6,000万美元赠款,同时也承诺处理高达7,700万美元的债务。然而,中国与诺鲁建交后,并未履行前述承诺,也让哈利斯总统在国内饱受批评。2003年史可迪(Ludwig Scotty)取得总统职位,发现中国承诺并未兑现,国家债务发生问题,虽然稍后因不信任案下台,但史可迪随即在2004年6月再度被获选为总统,开始寻求与台湾恢复邦交。当史可迪準备从斐济转机前往台湾时,中国大使及一等秘书,由诺鲁驻斐济高专的陪同下,前往史可迪总统转机下榻的饭店房间,彼此间有过一番争论,至南韩转机时,中国官员欲劝史可迪前往北京,台湾官员则在机场与中国官员有肢体上的冲突,史可迪于是在台湾官员的护送下,前往台北并在复交,中国官方则等到5月31日才正式宣布与诺鲁断绝外交关係。

2.2003年吉里巴斯建交案

2003年9月,时任台湾驻马绍尔群岛参事汪汉源化身船务公司职员进驻吉里巴斯,实则讨论建交案并以船务公司名称为代号联繫。11月1日,台湾以船务公司为代号的建交计画,从台北派出「副总经理」以及「业务经理」,即外交部次长杜筑生、亚太司长林松焕携带建交公报及中华民国国旗,经第三国前往吉里巴斯。但中国外交部次长周文重抢先率团抵达吉里巴斯,拜会吉国政要并允诺兴建一座体育馆。在杜筑生、林松焕抵达,总统兼外长汤安诺却对建交显得犹豫起来,当中顾及汤安诺的儿子在内共有9名留学生还在中国,未来怕沦为人质,该国国父塔巴(Ieremia Tienang Tabai)也反对建交案。

汤安诺克服国内外困难后,宣布与台湾建交,避开及冷淡处理中国大使马书学的骚扰与抗议。马书学后来印製传单,诽谤汤安诺对台建交政策,反倒引起吉里巴斯朝野更大反感,转而支持与台湾的建交案;2007年10月,汤安诺再度蝉联总统宝座,也可看出吉里巴斯人民对汤安诺之政策採取支持的态度。不过,根据香港《文汇报》也指出,台湾在汤安诺当选总统前,为汤及其政党参加大选累计支付了约100万美元的现金资助,并允诺在「建交」后提供大量金钱。

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除了外交上的考量,台湾追求太平洋地区的海洋与渔业资源,也是与太平洋国家交好的重要原因之一。图为吉里巴斯。(wired.co.uk/)

3.2004年万那杜建交案

2004年,台湾与万纳杜建立了短暂邦交,总理渥荷(Serge Vohor)虽然曾从中国方面获取相关利益,但对渥荷来说并不足够,渥荷因此转向台湾,渥荷与台湾的渊源颇深,1992年当他担任外长时,便与台湾签署相互承认协定,渥荷透过新加坡华裔律师,与台湾政府接触,根据报导指出,台湾方面提供约2,800万美元的援助款项,不过台北方面否认这笔款项。至于渥荷则评估,中国方面应无任何选择,将会接受其「双重承认」(dual recognition)的提议,但对中国而言,双重承认仍无法接受,因此随即恐吓将断绝所有对万纳杜的援助。  

2004年12月,渥荷总理来台签署台万建交公报,时任万纳杜驻中国大使罗治伟随即返回万纳杜处理本案,后来在澳大利亚的协助下,渥荷被倒阁。2005年年初,新总理利尼(Ham Lini)访问北京,在有台万建交的前案阴影下,中国政府与其商议万纳杜应在中国设立正式的大使馆。万纳杜总理利尼同意并命罗治伟继续留任,罗治伟在北京主持了万纳杜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开馆仪式。

4.2008年巴纽案

巴布亚纽几内亚除在李登辉时代与台湾有过建交未果的纪录,在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发生了国际掮客吴思材与金纪玖的诈骗台湾外交部的案子,2008年巴纽案爆发后,也让台湾外交形象受挫,巴纽个案显示华人基于身分之便,居中进行秘密外交或牟利的可能性,也反映出台湾未透过直接专业外交联繫的渠道,致使留下台湾对同一太平洋岛国却有两次外交失败案例的纪录。

5.创立多边机制:台湾与太平洋友邦元首高峰会议-首次提出海洋民主联盟

除在双边关係上寻求建交外,在陈水扁总统任内,台湾努力培养与太平洋国家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係。陈水扁总统经常出访此地区,但自2006年起,开始从原本双边关係拓展到多边关係展,陈水扁总统参加了2006年9月在帛琉科罗市举办的「第一届台湾与太平洋友邦元首高峰会议」,并与其他六个太平洋友邦共同发表「帛琉宣言」(Palau Declaration),峰会主题为「强化海洋民主联盟,建立全方位伙伴关係」,宣布在「能力建构」、「经济发展」与「社会文化」等三大领域内进行合作,优先透过八项合作计画,达到上述目标。2007年10月于马绍尔群岛马久罗举行第二次高峰会议,同时发表「马久罗宣言」(Majuro Declaration),会议主题为「迈向健康活力之绿色太平洋社区」,与会各国持续在「医疗卫生」、「环境保护」、「教育与职技及企业管理训练」、「南岛文化」等议题上合作。

在经略太平洋岛国战略思维上,的总统府记者会,说明举行峰会的三项战略目标与思维,包括:

第一、连结太平洋民主国家,创造台湾可以参与的国际舞台;其次,提昇国际形象,以改变某些南太平洋国家对我的误解;最后则是反制中国藉由「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论坛」进行金钱外交,避免破坏我与南太友邦的邦谊等。

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民主联盟、国际形象、邦谊稳固」为陈水扁政府经略太平洋岛国最主要的考量。而专属经济区、大陆礁层内的经济资源,以及第二岛链等地缘战略思维也是重点。图为马绍尔群岛。(AP)

简言之,「民主联盟、国际形象、邦谊稳固」为陈水扁政府经略太平洋岛国最主要的考量。而专属经济区、大陆礁层内的经济资源,以及第二岛链等地缘战略思维也是重点,因此,在同一场记者会中,总统府也表达了:「除了渔业资源之外,经济水域中的天然气、石油、海洋深层水、海流发电等资源,也很重要,特别是因应未来陆地资源递减的趋势,这些拥有广大专属经济水域的国家,其重要性将日益增加。因此,今年先后已有中、日、法三国针对太平洋地区举办高峰会议,中国在斐济、日本在琉球、法国在巴黎分别成立峰会,也宣布他们的援助款,希望培植个自对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也充分凸显第二岛链战略的重要性。」

于是,台湾对太平洋岛国的外交战略便透过上述两次峰会凸显出来,陈水扁总统在2007年10-11月刊载于多家媒体的专文便指出:「台湾与太平洋友邦之多边合作关係,不是『外交权宜之计』,亦非『战略决策』,而是以『人类尊严』为目的。我们强调人类基本生存权与民主是海洋国家建国的立基,台湾与太平洋友邦均为海洋民主国家,维繫彼此关係的价值思维是民主制度。」因此,台湾经营太平洋岛国的重要基础便在于维繫与民主海洋国家,这也是第一届峰会主要的论调,但台湾更深远的意图却是,与太平洋另一岸的美国及在太平洋上重要的海洋民主国家如纽西兰、澳大利亚及日本,形成一个稳固的民主联盟关係,更有别于中国经略太平洋岛国之战略意图。

太平洋岛屿国家》两岸在太平洋上的外交竞逐(一):冷战与李扁时两岸在南太平洋上的邦交国概况。(作者製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