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风光

2020-05-01
[导读 ] 圣谷(Sacred Valley)小镇Ollantaytambo地方集中,的确是好处多。尤其我们这些走马看花的旅客,想到达主要的景点,不用走得老远,一个至两个小时之内,已经完成了逛逛镇上的大街小巷。四……
小镇风光

圣谷(Sacred Valley)小镇Ollantaytambo地方集中,的确是好处多。尤其我们这些走马看花的旅客,想到达主要的景点,不用走得老远,一个至两个小时之内,已经完成了逛逛镇上的大街小巷。四条主街交错十一条小巷,南方就是小广场,环绕四周都是一层或两层高的房子,屋顶是瓦片,地下的都是食肆。不懂得西班牙文不重要,墙壁上的餐牌都写了英文:早餐有奄列、三文治和汉堡包等等。意式薄饼更是大行其道。走经餐厅门口附近,便有人趋前向你介绍有什幺好吃。他们递出餐牌,咕噜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名字,还是不懂得说些什幺。幸好他们只是推销,没有拉拉扯扯。餐厅门前的桌子坐了两个人喝咖啡,上层露台也有人轻鬆的坐着,一个悠閑的样子。餐厅有三两食客光顾,他们都没有什幺不满的脸色,等于食物还可以接受。有一间咖啡店的店员更热情的用英语介绍他们的美食,邀请我们有空再来,只是时间那幺短暂,除非有深刻的印象,经过了之后,真的不容易回头了。

经过广场,再往东南走,就是小镇两层的市集,你可以买到肉食、蔬果和日用品,就像香港公共屋邨的街市,只是更市井。地下那一层门口的摊位卖新鲜水果,香蕉、苹果、提子、橙、木瓜和西瓜,什幺都有。他们切开菠萝厚皮,把肉取出来,放在板上让你挑选。再往里面走,就是鲜肉食区:鱼和鸡都很普遍。鸡是黄油鸡,一只只去了头毛脱光了连爪放在一起。说明了鸡肉其实是最常见的肉食。第一天到利马,我们太疲倦不想外出,在酒店的餐厅吃的其中之一的晚餐,原来就是一般秘鲁人常吃的鸡汤麵。这一道美食其实是在清汤中放上了鸡肉、马铃薯和意大利幼麵。清汤当然是鸡汤,有良心的餐厅,会用鲜鸡做汤。但一般的做法都是用chicken stock,也不会有什幺问题。那一碗鸡汤麵,盛惠十八秘鲁索尔,等于五美元,是酒店的价钱。在利马的街上,你可以用十二至十三秘鲁索尔吃到,小镇可能更便宜。平民的美食,秘诀就是新鲜的素材。在你饑饿的时候,一碗热腾腾的汤麵,可能比什幺都更美味。

走着走着,我们觉得肚子有点饿,却不想找一间餐厅坐下来,于是想到不如在超级市场找点饼食。此地没有大型的超市,只有一两间规模比我们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还要小的店。货架上产品的包装跟我们的没有大分别,例如饼乾和糖果,一看就知道里面是什幺货色。反而很少看到当日出炉的麵包。那些预早包装的条状麵包倒有不少,但我们却没有什幺兴趣。看店的坐在近出口的一角,看着进来的像我们这样子的游客。店内一个本地人也没有。在市场有新鲜的东西出售,还可能更便宜,所以对这些超市货色不屑一顾。找不到简单的饼食,沿这单程街道再走经数个店铺,意外地发现一间麵包店。门前的玻璃柜内竟然摆放了法式牛角麵包,体积较大,但绝对是我们熟悉的食物。这麵包店还有摆放其他的糕点,例如庆典和生日蛋糕,一看更知是自家製作。我们用手势示意要两个麵包,店内的女孩漠漠然把每一个麵包放入纸袋,递给我们,给她十索尔找续回四索尔多,不算很便宜,因为每一地方的物品总有本地价和游客价。但找到这两个新鲜麵包来吃,当然有些惊喜。

我们选择了在酒店进晚餐。店主Michael大力推荐每人二十索尔的自助晚餐,包括三道菜的菜单:汤、自助餐食物和甜品。二十索尔算是合理。吃过汤,已经半饱,再在食物枱上取沙津菜、煑熟了的蔬菜、鸡肉串烧和后来加添的炒牛肉,更加吃得津津有味。晚饭吃了一半,忽然来了一个音乐人。他弹着吉他口中吹着竹排笛,第一首音乐完了,第二首是Simon and Garfundkel的Sound of Silence。Sound of Silence固然是经典名曲,但我其实比较喜欢他奏的第一首,奏得那幺悲怆,竹笛的音乐,一段一段像呼吸,又令人想起野外的风声。我来不及问他那首歌叫什幺名字,卖完他製作的CD后,就匆匆走去另一间餐厅了。

这间三星级酒店,店主自豪对我们说设备是五星级。他说牀褥硬度适中,也是事实。刚来到秘鲁,时差关係,跟悉尼相差十六小时,夜半就起来,牀褥的作用不大。不及格的是洗手间,没有抽气扇,洗澡后整个空间充满湿气,镜子濛濛,如堕仙境,其实很易滑倒。洗手间的门外边放置了一个玻璃茶几,上面有一瓶鲜花。出来不为意,两次下肢碰到几角,皮肤受损出血。这个胡涂摆设是画蛇添足,要扣分。不过酒店也有多余的空间给住客使用,我们的房间外是个露天休闲地方。房间内没有热水壶,我们就到那处取热水沖茶。

大家都说来到秘鲁山地,如果要尽快适应高山气候,不能不喝古柯叶(Coca Leaves)沖的茶。在酒店休闲处,果然有个瓶子装满了古柯叶。我们取出几片碎叶,浸在热水里,淡淡的,没有味道,以为没有什幺效用。我们也试过古柯叶茶包,也是如此这般。后来才知道要把许多古柯叶沖茶,效果才显着。我们毕竟太保守了。不过既然已经服了预防高山症药,再试也根本试不出来。这些古柯叶茶还弄得我的肚子不舒服。这里有其他的茶包,试过了不少,也是不习惯。水土不服原来就是这幺简单一回事。

来到Ollantaytambo的第二天,我们就要乘火车到马丘比丘。因为Ollantaytambo游客不多,感觉不到那些对你独特奇异的眼光,但马丘比丘可能不同。不过作为一个游客,毫无疑问不能避免别人把你当成一个取悦的对象。天涯海角到来,你看着你,你看着我,不妨就当作是缘份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