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民进党陪葬?(金恒炜)

2020-05-13
[导读 ] 金恒炜从党外走到今天,民进党已沦落到令人无法置信的状态,蔡英文执政下的民进党完全贴合英国小说家狄更斯《双城记》中对偶句的后句:「这是最坏的年代/这是愚蠢的时候/这是怀疑的时节/这是黑暗之季/这是失望之……
真要民进党陪葬?(金恒炜)
金恒炜

从党外走到今天,民进党已沦落到令人无法置信的状态,蔡英文执政下的民进党完全贴合英国小说家狄更斯《双城记》中对偶句的后句:「这是最坏的年代/这是愚蠢的时候/这是怀疑的时节/这是黑暗之季/这是失望之冬」。早在一百多年前,狄更斯也为蔡英文时代刻画了凄凉图象。

「四大老」为什幺劝小英不要「连任」?赖清德为什幺挺身而出参加初选?「四大老」名高位尊,甘冒风险而宁捋虎鬚;赖清德是蔡英文的前行政院长,且在鼎盛之年,绝对是党内最有「厚望」的政治明星,为什幺不顺英意?原因很简单:蔡英文选不上、台湾去了了。

「四大老」是受到去年「九合一」民进党溃堤败选的刺激。赖清德不仅受到「九合一」败选的震撼,今年二月台南立委的补选,他更亲受选民对蔡政府的失望已达临界点,他预估明年选举,区域立委甚至可能压缩到剩十席;两者都是不得不做出的政治决断。「四大老」的公开信被英粉「骂到臭头」,但赖清德悍然参选,则形同为「四大老」公开信背书:小英该退。

民进党面临组党以来所未有的险境。大败之余,蔡英文「宁可牺牲民进党,也不放弃大选」。种种奥步已使绿营对蔡英文的信任危机,转变成对民进党的信任危机。蔡英文执政两年多已经把人民赋予她的信任用完,却一意孤行,非耗尽人民对民进党的信任不可。

蔡英文为了一己「现任优先」的私欲,贱踏民进党的初选规则及机制,明明知道自己的民调赢不过赖清德,用尽心力的一拖再拖,甚至可能祭出「没收」初选而改用「全代会徵召」的低劣手段。难怪国民党的朱立伦都意在言外的暗讽,认为未来最难对付的对手是蔡英文,「虽然蔡英文做得很差」,但「为了保权位,无所不用其极」。访问他的主持人谢龙介顺便调侃,「从赖清德目前的处境就可以感受到」云云。民进党一向标榜、自傲的「民主」、「进步」,竟然被党国人士嘲弄至此,悲不悲哀。

民进党的掌权派其实花样尽出,「没收初选」是不得已的终极手段,最好是「蔡赖配」。为什幺?因为蔡阵营知道民调必败,李明亮院士们发起「蔡赖配连署」,明显失效,现在又领衔再开记者会,只要看陪榜的多人都是蝇量级的小咖,都是小英麾下的马前卒,可见民调没起色。蔡英文接受访问时自我辩解最有趣,她说,「一加一其实是大于二」,主持人立刻反问:「是不是蔡赖配?」蔡又说:「这确定是一个方式,应该还有其他的想法与创意。」

总统与副总统选举本来就是「一加一」,有什幺大于二不大于二?小英不敢亮出她的「心机」,而藉口「还有其他的创意」,可见心虚。更何况二○○四年大选,「连战加宋楚瑜」明显是零。重点是总统候选人才是亮点,副座是陪衬,小英为什幺把陪衬当亮点?只因小英不亮了。问题是「蔡赖配」依然会输。

民进党派系过去关门打架,开门握手;支持者为了推翻党国,欣然投票,即使不满,从来「分」而不「裂」。「九合一」是一个翻转,支持者不挺了。蔡英文们不从善言,一味营私舞弊,越拖裂痕越大。蔡英文即使狡计得逞,必遭理念型支持者唾弃,不仅大选输,立委输,民进党的基业旦夕瓦解。这不是危言耸听。

(作者金恒炜为政治评论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上一篇: 下一篇: